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娶嫂如狗
娶嫂如狗

娶嫂如狗

黄小军,25岁。没钱没权的他,大学毕业后一直都没有合适的工作。不是他的能力不行,而是他的身体缺陷。

  25岁了,身高还只有146,身体也很瘦弱。不过好在没有什么其它毛病,但是这样的身高,跟残疾人没有区别。

  好在有个关系不错的表哥。表哥要开一个小超市,就是社区型的那种。正好将找不到工作的黄小军弄到自家店里做事。

  表哥今年46岁了,名叫王德。是家外企的高层。薪水高,但是工作量也大。

  在家的时间少,所以表嫂就只能做全职太太看家了。

  表嫂是表哥以前的同事,芳名张玲,今年38岁了。除了眼角的些微鱼尾纹,波浪长卷发,1.78身高,喜欢穿各色丝袜高跟鞋的表嫂看上去就是个标准的大美人。

  表哥表嫂至今没有孩子,不是他们不想要,而是表哥有问题。

  年轻的时候为了奋斗,想给表嫂优越的生活而没有要孩子。后来坐上公司高层了,却又没有了好的身体。甚至最近几年,王德都还会不举或者早泄的情况。

  本来王德在家的时间就少,加上身体的原因就更没有机会要孩子了。别说孩子了,表嫂现在连基本的生理需求都只能偷偷的自慰满足。

  黄小军来到表哥家没几天,就碰到表嫂的爷爷过世了。黄小军虽然没有见过表嫂的爷爷,也不算是表嫂那边的亲戚。但表哥还是带黄小军去了。

  表嫂哭的梨花带雨,惹人怜爱。过了三天火化埋了表嫂的爷爷后,表哥喊黄小军帮表嫂清理一下她爷爷的一大堆遗物。

  表哥公司有急事要先走,表嫂不让,表哥只好将黄小军推出来做挡箭牌。

  王德不知道这样一次提前离开,就注定了自己的老婆不在属于他了,甚至……黄小军和张玲还有2个亲戚,分别在四个房间整理着遗物。表嫂爷爷是个比较喜欢收藏东西的人。不过按现在年轻人来说就是守财奴,抠门。什么都舍不得丢,都要留着。

  而黄小军,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不是很大但却非常精致带小锁的木盒。

  贫穷家庭出身的黄小军觉得这个精致的木盒里,应该是有些值钱的东西,比如首饰之类的。一时贪欲大起,偷偷塞进了随身背着的双肩背包。

  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下帮助表嫂清理完了遗物。张玲不想睹物思人,徒增伤心。

  于是当天下午就坐车回家了。

  黄小军一回到表嫂家里,给见表嫂依旧哭哭啼啼的。于是乖巧的做了碗面放到表嫂的面前,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表嫂伤心的情况下,表哥和黄小军都安静的过不说话。黄小军也在家里照顾表嫂,一直到表嫂从爷爷过世的悲伤中走了出来。

  终于等到表嫂恢复过来。黄小军才有时间找了个老虎钳子和锤子,趁表嫂出去买菜的空挡,叮叮当当的弄开了那把小锁。

  可是让黄小军很失望却又接着兴奋又不可思议的快要爆炸的一幕是里面放了一本发黄的书和两颗黑色的小药丸。

  兴奋又不可思议的是,这书记录的是一种古时候的淫邪催眠术。不同于现代小说里的那种什么用特殊的话,动作或者是特异功能来直接将人催眠睡着,然后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本书上讲的却是另一种形式的催眠。如果说催眠是治疗病人的手段,那么现代的催眠只能是治标,而这本书上写的却是治本。

  两颗黑色药丸,用一颗加上自己的血液,还要加上自己的精液,混合泡在一起。等到精液和血液都被黑色药丸吸收完后。磨成粉末加入食物里混合起来,让目标吃下去。然后在念着一段奇怪的咒语,使其睡意浓厚,接着再念另一段咒语,然后让其产生梦境,一个施咒者随意控制变化的梦境。

  长时间的,多次的控制对方梦境,让对方在潜移默化下慢慢改变,慢慢服从,慢慢被催眠。最后成为自己的性奴。

  药丸的作用是让其与自己相连,潜意识里服从梦境的安排,让其对施咒者有种特别的感情,类似契约之类的,只不过需要不断强化才行。

  这就是书里的内容,一本记录古代淫邪的,操控他人的邪术。也不知道是谁,是什么时候记录在这本书的。为什么会到爷爷手里,这些,都不得而知。

  黄小军心里很是激动。想着如果是真的,那岂不是可以让任何一个女人成为自己的性奴?

  黄小军不停的饶头抓发,他知道自己想要催眠的是谁,就是那位一直很迷恋的表嫂张玲。

  不过……表哥对他很好,他不忍心。这也是挣扎的地方。

  「等下,我只是催眠让她做我的性奴,又不是让她跟表哥离婚。只要维持好表面不就可以了?」黄小军精虫上脑,越是挣扎,越是对表嫂的渴望强烈。

  黄小军最终下定决心,阴暗的一面还是争的胜利。于是决定晚上开始行动。

  精液好弄,闭上眼睛,右手紧握大肉棒,脑中幻想着表嫂张玲穿着紫色低胸吊带连衣超短裙,淡紫色超薄吊带丝袜,踩着白色的尖头高跟鞋对着自己搔首弄姿。

  张玲一只手扣着自己的骚逼,还故意将淫水拉丝拉得很长,舔着嘴唇朝黄小军媚笑。

  「啊……哦哦……嘶……表嫂……嘶……哦……好爽……嘶……哦……」黄小军幻想着张玲蹲在自己面前,双腿分开,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腿,披着长发前后摆动着头,舌头卷着他的大鸡吧前前后后的吸允吞吐。

  张玲吸允的速度越快,黄小军的右手套弄的也越快。十几分钟后,卫生纸包裹着精液,像张玲的嘴巴含着精液一样,让阿军满足得到第一个要求。

  第二个是自己的血,黄小军怕疼。但一想到表嫂张玲的肉体,把心一横,用一根针扎破了自己的手指。

  而当黄小军正放血的时候,他的大表哥王德和大表嫂张玲,正努力的滚着床单。

  王德满头大汗,张玲也是香汗淋漓。但王德的眼神里满是无奈和尴尬。张玲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谁都看得出,勉强得很。

  「老公,下次应该会好些的。」张玲也是很无奈的安慰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中药西药吃了很多,但都没有什么效果。这不,今晚又试了一次。前戏也做足了,这次硬是硬起来了,但是没弄几下就泄火了,张玲的欲火被撩的正高的时候就没了。

  「哎,你先去洗澡吧。我抽根烟。」凯哥垂头丧气。

  张玲见王德这幅模样,也是失望。曾经那个干的她上下两张嘴都合不拢的男人已经雄风不在了。

  自来水从淋浴头洒出来,淋遍张玲的全身。沐浴乳很快在修长纤细的手指下变成大量的泡泡。

  双手从白皙的颈部摩擦,游走到双乳。还未褪去的欲火让丰满硕大的乳房很是敏感。指头搓着乳头,敏感的刺激,让兴奋游遍全身。手指本能的伸向早被刮得干干净净的鲍鱼,肥嫩的鲍鱼。

  张玲的手指慢慢插入自己的阴道里,修长的双腿时而分开,时而闭合。有力的扣动让张玲慢慢的做到地上,这也让张玲扣的更用力了。

  情难自禁的张玲没有注意到,未关严的浴室门外,王德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王德怀着自卑,兴奋又失落的复杂心情偷偷看了一会就转头离开。大口大口的抽着香烟,大量的尼古丁也没有半点办法减轻凯哥的烦恼。

  「搞定了,现在就只剩下将这药丸让大嫂吃下去了。」阿军手指敲打着桌面,眼睛看着吸收完精液和血液的药丸。

  这晚,王德,张玲和阿军,这三人都是失眠很久。

  王德和张玲都是心烦的睡不着。王德的心烦是愤怒和无奈。张玲则是饥渴难忍,欲火焚身。

  而黄小军则相反,他是兴奋,他是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尝试这个方法而兴奋的睡不着。

  「早啊,嫂子。」张玲起床后,连忙简单的洗漱后就来到厨房准备做早餐,却发现老公的表弟已经做好准备拿到餐厅里。

  「小军,辛苦你了。昨天睡得晚,今天起晚了。」张玲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到。

  「没事,我哥还没起来吗?喊他起来吃早餐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哦,我起来了,我不吃了,公司临时有事,我先去公司了。中午也不要做我的饭了,我估计晚上回来了。」表哥王德一出来就听到表弟的话,连忙解释到。

  然后急急忙忙的就出门了。

  「又加班……」表嫂张玲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嫂子,那我们吃吧。」黄小军将张玲的那份早餐推到她的面前,然后赶紧将表哥的那份拿回厨房了。

  张玲感觉没啥胃口,慢慢悠悠的吃着。而黄小军也没什么心思吃,时不时的偷看张玲。

  黄小军很紧张,看着张玲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他特别为表嫂做的早餐,感觉随时都会停下不吃。他不知道如果没吃药,药效够不够。

  而张玲想着自己的心事。这个年纪正式如狼似虎的年纪。但老公总是这么忙,还不行。让她觉得很苦恼,很心烦。又想起了从前的时光,那时候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是却很满足,特别是夫妻生活里。花样多,力度猛。

  张玲就这样想东想西的竟然慢慢的,慢慢的吃完了早餐。

  黄小军心里暗喜,表面还是看不出什么。收拾了张玲的碗筷就直接去了厨房。

  张玲这才惊醒过来,有些不好意。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小军,我有些不舒服,我回房休息了。谢谢你帮忙收拾。」张玲坐了一会,觉得无聊,准备回房看会书。

  「哦,好的,嫂子,你去休息吧。家务活有我呢。」黄小军这话,让表嫂张玲还是很舒服的。没有女人喜欢做家务的。

  黄小军做完厨房的卫生,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拿起那本书,盘腿坐着,开始念起咒语来。

  而被施咒的对象,此刻正无聊的看着书。

  可是张玲没看过多久,就开始打起哈欠来了。感觉特别的困。

  「怎么回事?今天好困啊……」张玲在疑惑中慢慢睡去。

  「哎……」张玲做着梦,梦里的她又一次对王德失望。王德羞愧的找了个借口出去买醉消愁。

  张玲穿了一身白色的弹力紧身衣,剪开的裆部和紫色的高跟鞋都没能辅助刺激王德勃起,这次还不如早泄,起码还能插几下。

  夹着淫水的张玲拿出电动棒,准备去卫生间里自我解决。电动棒是表嫂无奈之下的购买的,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

  可是当她推开卫生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老公的表弟黄小军。黄小军正站在马桶面前,裤子褪到大腿,一根异常粗大的大鸡吧直挺挺的撒着尿。跟阿军矮小瘦弱的身材很不协调。

  张玲却半天没有移动目光。只是痴痴的盯着阿军那根大肉棒看。而阿军也没有动。撒着尿,却侧头看着张玲手里的电动棒目不转睛。

  「咳……咳咳……嫂……嫂子……」最后还是阿军提醒张玲。

  「啊,对不起,对不起。」张玲惊醒过来,连忙道歉关上卫生间的门。

  红彤彤的脸蛋和加速的心跳都说明张玲的心绪不宁,回到房间那是坐立不安。

  她觉得很尴尬,很丢人,也更加的难受。

  撞见老公的表弟上卫生间就算了,还失态的盯着别人看。可是,脑中不停的浮现她看到的那根大鸡吧。

  那根异常粗壮的大鸡吧,看一眼就让张玲有种触电的感觉,阴道好像收到莫大的刺激,淫水压都压不住的往外流。

  张玲越想越难受,越想越觉得火烧。张玲躺在床上,双手下意识的开始胡乱揉搓自己的双乳,双腿也夹的紧紧的,还意识模糊的扭来扭去。

  张玲越抚摸自己,越想起黄小军的那根大肉棒。扭动中压倒了那根电动棒,张玲这才想起来自己有根电动棒。

  张玲迫不及待的拿起就要往自己的小穴塞进去。可是那手感,冰凉冰凉的。

  没有大肉棒的温度,这让张玲又不甘心打拿到自己面前。

  身体的欲火越烧越旺,张玲看着电动棒,脑子里却满是黄小军那根直挺挺的大鸡吧。

  张玲突然感觉手上的电动棒好像有了温度一样,手感也不在是那塑料感。好像有了生命,变得有血有肉的。

  张玲忍不住放进自己的嘴巴里吸允了下,发现口感也跟大鸡吧是一样的感觉。

  这让张玲兴奋起来,连忙又插进了自己充满淫水的阴道里,毫不费力,直接进入最里面,顶的张玲欲仙欲死。

  随着呼吸慢慢的抽插。节奏慢慢变快,呼吸也慢慢的加快。张玲脑中也开始幻觉自己不是用电动棒自慰,而是黄小军真的在操自己。

  张玲一只手快速的在两腿之间不断的进进出出。另一只手伸入自己的嘴巴吸允。

  脑海里黄小军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正压在自己身上深进浅出。火热的大鸡吧不断的撞击自己的最里面,粗壮的大鸡吧,摩擦着阴壁,搅动着淫水,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张玲完全沉浸在这种幻想的快感中。将电动棒幻想成阿军的那根大鸡吧,让她变得十分兴奋。

  握着电动棒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抽插的速度太快,使得张玲的脸蛋越来越娇红。

  哼哼啊啊的浪叫随着张玲高潮的来临而换成了急促的喘息声。喷发而出的淫水冲刷着电动棒。

  张玲瘫软在床上,闭目喘息。玉腿分开,抽出那根电动棒,被电动棒带出来的大量淫液哗啦啦的流入大腿上,打湿了床单。

  张玲疲惫又满足的迷迷糊糊的睡去。

  阿军第一次施咒,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按照书上说的方法,还需要今晚的场景重现,敲击张玲的内心。

  停止施咒后,张玲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突然心里一惊,连忙起身去看自己的下体。

  饱满的鲍鱼和大腿上还有大量的淫水没有干,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张玲吓了一跳,连忙冲到卧室外,现在卫生间的门口,发现门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

  张玲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

  「原来是做梦啊……奇怪……」张玲一边换着新的床单,一边回想那奇怪,尴尬又兴奋的梦。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梦到黄小军?就算自己发春梦,也不应该是他啊。

  他那么矮,那么瘦弱。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大……张玲摇了摇头,自己都觉得可笑。

  不过有了这场她认为很正常的春梦后,今晚的睡眠却意外的香甜无梦。

  充实的睡眠让第二天的张玲精神充沛,心情愉悦。早早的就起来准备着丰盛的早餐。

  可是当王德带着一脸倦容的坐在餐桌前,张玲的好心情又起了愁云。

  「老公,你给公司请个假,我们出去玩几天吧,好好放松放松。」张玲想了想,觉得不能总这样,必须要有所改变。

  「出去玩?可……可能不行。公司最近很忙啊。」王德有些为难的说到。

  张玲其实是知道以老公王德的工作狂的个性,是基本不可能请假的。虽然早猜到答案,但由王德亲口说出来,还是一阵沮丧和失望。

  「老婆,我吃好了,去上班了。」王德心里其实知道张玲的想法。但他真的是没有信心,还有,那就是真的因为公司最近很忙。

  王德上班走后,张玲就只能收拾家务。超市的开业本就需要时间,又因为自己爷爷过世又更加耽误时间。

  闲着没事做的张玲依靠在沙发里,突然觉得想要去上厕所。于是张玲想也不想的走到卫生间的门口,直接扭开把手推开门。

  忽然一幕熟悉的画面在张玲的脑中浮现。

  张玲推开门看见老公的表弟黄小军正站在马桶面前,裤子褪到大腿,一根粗壮肥厚又长长的大鸡吧正对着马桶撒尿。

  张玲看见那根大鸡吧,不由得呆住。1.5都没有的身高加上瘦弱的身材,跟那根让张玲目不转睛的盯着看的大鸡吧几位不协调,却又非常的惹人注目。

  「表……表嫂……」黄小军假装吃惊而结巴的说到。

  「啊,对不起,对不起。」张玲被黄小军的话惊醒,连忙关上门,脸现红霞的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跟昨天的梦……」张玲心里感觉惊慌,尴尬又奇怪。

  「难道是昨夜的梦提醒我今天会遇到的尴尬,哎,真是……应该当真的。」张玲懊恼自己没有相信梦境里的内容,要是相信了,今天的尴尬就可以避免了。

  「不过……那根……真的跟梦境里的一模一样大……哎,呸呸……我在想着什么?」张玲窝在床上,想着想着又想起了那根跟梦境一样大的大鸡吧。这让她尴尬中又隐隐藏着兴奋。

  「嘿嘿,上钩了,还真的有效!」黄小军从卫生间里出来,站在表嫂的卧室门口淫笑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开始第二次催眠……」黄小军的淫欲之心越来越膨胀。

  张玲躺在床上又迷迷糊糊的开始想睡觉,没过多久,眼皮就睁不开了。

  「啊……喔喔……啊……嗯嗯……啊……嗯……」催眠梦境再次开启,张玲梦见自己正在用手指自慰,中指不断的扣着自己的小穴,淫水不断的就出来。

  而十几分钟后,张玲依旧不能依靠手指自慰来达到高潮,却将自己弄得筋疲力尽。心烦意乱的「哎哟——」正在这个时候门外想起了黄小军的非常大声的惨叫。

  「怎么了?怎么了?小军?」张玲连忙跑出卧室,寻着声音来到了洗衣间,看到里面跌坐在地上的黄小军,连忙过去扶起,关心的问到。

  「没事,我本来想把衣服放进洗衣机洗了的。结果没注意,滑了一跤。」黄小军揉着屁股,委屈的说到。

  张玲噗哧一下笑了出来,马上又不好意思的对黄小军说「没伤到骨头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哦,不用,没伤到骨头,我都捏了捏,就是摔得疼,不用去医院。」黄小军连忙回答到。

  「那,那我扶你回房好好休息一下吧。剩下事情的我来做就好了。」张玲看了一眼满地的衣物。

  黄小军没有拒绝,任由张玲扶着他回到房间里。张玲再转头来到洗衣间,拿起竹篮将地上一件一件属于三个人的衣物收进来。

  收到最后,发现竟然有条内裤「哎,真是的。一点个人卫生都不讲。内裤怎么能够跟其它衣物混洗。」张玲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抓到黄小军的内裤,刚准备单独放进水池里的时候,发现内裤竟然有种湿湿的感觉,且若有若无的还能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

  「好像是精液,是小军的精液吗?」张玲纤细的手指拎着黄小军的内裤,僵持在快要放进水池的高度停了下来。脑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暧昧的问题。

  张玲看着内裤,突然好想拿到鼻子面前嗅一嗅。可是又觉得这样做太淫荡,太不堪了,而且,这还是老公的表弟。

  张玲的思想做着斗争,可是没过多久,那只僵持的手还是缩了回来,拎着那条内裤回来,放在自己面前。将鼻子靠近,轻轻的嗅了嗅。

  腥臭又淫乱,极具诱惑的气味冲入大脑。一下勾起了张玲体内的欲火。

  张玲面色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精液的气味就好像毒品对吸毒人有着不可抵抗的诱惑。

  张玲又一次去嗅,这一次却是深深地吸了一口。张玲长长的呼气缓慢又不舍,好像十分依恋精液的气味。

  无法自拔的张玲疯狂的将黄小军的内裤紧紧的贴在脸上,急促的呼吸起来。

  贪婪的享受着年轻男人的精液气味。

  张玲用最后一丝理智关上了洗衣间的门。然后跌坐在了地上,一手拿着内裤贴在脸上吸着精液的气味。一手伸向了开始分泌淫水的阴道。

  「喔……唔……嗯……嗯……唔唔……」低沉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响起,张玲的双腿将自己自慰的那只手夹的紧紧的。

  手指不停的扣动阴道,淫水越来越多,呻吟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但这却不足够张玲达到高潮。

  不满足的张玲将黄小军内裤的里面外翻。一滩白色的液体躺在突出的部位上。

  张玲看着精液,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犹豫了一会将头慢慢低了下去。舌头缓慢的伸了出来,伸向那一滩精液。

  这个年纪的女人竟然还会忐忑起来,又不是没吃过大鸡吧,又不是没有被精液射入过嘴巴里。

  但那是曾经,但那是自己的老公。此刻淫荡的自己想要舔的是其他男人的精液,是自己老公的表弟的精液。

  舌尖触碰到黄小军精液的那一瞬间,张玲好像触电似的快速的缩回了舌头。

  舌尖上沾着少量精液,回到嘴巴里。精液在嘴巴里瞬间散发出让张玲兴奋,沦陷的味道。

  那味道陌生又熟悉,且诱惑致命。让张玲不顾道德伦理,爱情婚姻。只是再一次的伸出舌头去舔内裤上的精液。

  一次又一次的用力的舔着精液,卷回嘴巴里享受。很快就将精液舔的差不多。

  剩下的都是和内裤融为一体,无法舔出来。

  不过欲火燃烧的张玲,直接将内裤疯狂的在脸上摩擦,试图将残留的精液涂抹在脸上。

  涂抹完脸上的张玲依旧觉得不够,甚至还将内裤那突出的一块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大力的吸允。

  双手空了出来,又将双手分别一只抽插着阴道,一只揉搓着阴蒂。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口塞内裤,不停的自慰,来了感觉的张玲很快就达到高潮。

  一阵酥麻颤抖后,张玲阴道里就流出来了大量的淫液。

  张玲瘫软的斜靠在滚筒洗衣机上,将嘴巴里的内裤拿出来。口水早已打湿了本已被精液打湿的内裤。口水混合着精液,气味在淫乱的张玲闻起来,芳香诱人。

  张玲喘着粗气,看着黄小军的内裤。高潮后的张玲冷静下来,心里又出现了尴尬,难堪和不伦的情绪。

  不过却还是像老婆甘愿给老公洗内裤一样,将黄小军的内裤手洗干净。

  就在张玲将黄小军内裤洗的干干净净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哎哟……」张玲从梦中惊醒,来不及思考刚才的春梦,只是本能的寻声而去,查看发生了什么。

  等到了洗衣间,看见黄小军滑倒在地上,才意识到这跟刚才做的春梦是一样的开始。

  这是第二次了!张玲忽然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不过她觉得这真的是提醒自己不要犯错了。

  她知道黄小军没有伤到骨头,所以决定只是扶黄小军回房间里休息。不会将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拾起放进洗衣机里。

  张玲将黄小军扶回房间后,过来没有去洗衣间,而是回到了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张玲想要睡觉来躲避梦中的淫事。却怎么也睡不着,辗转反侧。

  之前明明还很困的,怎么怎么做了一个梦,就没了睡意?

  越是睡不着,越是容易胡思乱想。

  张玲强迫自己想着其它的事,但是却越想越烦,越烦越睡不着。

  张玲心烦意乱的决定喝点水平复一下心情,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能是因为太急了,一口水呛住了。结果还让水洒在了自己的吊带睡衣上,打湿了胸前的一片。

  张玲感觉很不顺心,喝口水还弄成这样。想也没想的换了件睡衣,然后自然而然的将打湿打那件睡衣拿到了洗衣间里。

  「嗯?怎么还是来这里了?」张玲拿着睡衣,懊恼的站在洗衣间门口,看着地上依旧散落的衣物,无奈的小声嘀咕到。

  张玲想转身走,可是又一想,我只将衣物都塞进洗衣机里就好了。这样摆放在地上,像什么样子?

  于是张玲胡乱快速的将衣物聚集在一起,准备塞入洗衣机里。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张玲有意的,她的视线怎么都避不开那条内裤。内裤里精液的气味也如约而至的进入了张玲的鼻子里。

  跟梦里的气味一模一样,张玲又一次点燃了身体里的欲火。

  一只手不受控制似的伸向内裤,然后抓起来,放在自己的面前。

  张玲心里出现了两种矛盾的声音。一个是叫她服从自己的身体本能,一种说不能这样,这样做对得起老公?

  可是不管心里如何矛盾,她的头,还是慢慢靠近内裤,不由自主的开始嗅着精液的气味。

  「哎……都怪自己,还是没有躲开。老天爷明明托梦告诉了我危险,我却……」张玲暗叹一声,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暂时无法改变未来,只能按照本能来做,按照梦中的一切来做。

  张玲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心里。她觉得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梦发生,她一定可以改变。这也是她给自己暂时沦陷的借口。

  黄小军偷偷站在洗衣机门外,偷偷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微弱的呻吟声淫笑不语。

  「老婆,我回来了。老婆?怎么还在睡啊,小懒猪,起床了。」中午,表哥王德提前回家。因为感觉今天拒绝了老婆的建议,觉得需要弥补一下,于是请了个半天假。

  王德请了假就去珠宝店里买了一串最新款的珍珠项链回来送给张玲。回到家才发现老婆张玲正躺在床上睡觉。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张玲从安稳踏实的睡眠里惊醒,吃惊的问到。还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脸,害怕脸没有洗干净,会有残留的精液被老公发现。

  「我请了半天假回来陪你。你看,漂亮吗?这是我认真为你挑选的,喜欢吗?」王德拿出珍珠项链给张玲看。

  不过王德没有从张玲的脸上看到预想的开心笑容。浮现在脸上的,只是勉强的假笑和敷衍的喜欢。

  「不喜欢吗?」王德有些失落的问到。

  「没有,真的喜欢。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没精神,想睡觉。」张玲也猜到自己的表情肯定不是女人见到珠宝应该有的。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应付过去。

  「啊?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来,起来,我带你去医院吧。」王德关心的说到。

  「不用了,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就是不想动。那个,我跟小军说了,让他自己做饭吃。你跟小军说下,让他也给你做一份。」张玲对于王德的关心还是很感动的,哪怕他的那根鸡巴不好用。

  「嗯,好的。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买点排骨汤你喝下,我马上回来。」王德体贴的说到。

  张玲看着王德离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想到自己做的那些事,虽然不是真的背叛,但也让张玲很觉得对不起王德。

  但是……这个年纪的女人,实在是不能没有男人的滋润,可偏偏……哎……「小军,我出去买点排骨汤。你也别做了,我在买点别的菜回来。你嫂子不舒服,让她睡会。你帮我照看下。」王德来到厨房,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嘿嘿,买汤?嫂子想吃的可不是汤啊,表哥!」黄小军此时面目有些阴暗狰狞,邪邪的。可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妥的地方。

  黄小军回到房间又再一次的低声念起咒语。

  而张玲再一次的沉沉的睡着了,开始了又一次春梦。

  张玲再一次喝水,这次却打湿了裆部。张玲只好换掉睡衣和里面的内裤。

  当张玲拿着换洗的睡衣内裤去洗衣间时,黄小军刚从厨房里出来,正好遇到一起。

  「嫂子,又有衣服洗啊,来,我帮你拿去洗。表哥说你不舒服,让我照顾你的。」黄小军表现得很热心。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没事的。」看到黄小军,张玲不禁又想起了之前自己拿着他带有精液的内裤自慰的模样,脸上顿时就羞红了起来。

  「嫂子,你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啊。来来,你快去休息。我来帮你。」黄小军不由分说的就接过了张玲手中的睡衣和内裤。

  看着黄小军手中还有自己余温和气味的内裤,张玲内心有种异样的感觉,脸上红的更厉害了。

  羞红脸的张玲不敢去看黄小军,连忙说着黄小军的话回房去休息。

  张玲回到房间,坐立不安,忽然觉得这样不妥。于是又转回去找黄小军。

  可是刚走到关上门的洗衣间门口,就微微听见有一个男人极速喘息的声音。

  张玲听到这个声音,突然在脑中想起了那天在卫生间里看见的黄小军的大肉棒。

  张玲神情恍惚了一会,然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偷偷的朝未关严打门缝里看。

  这一看,张玲就移不开目光了。黄小娟的大鸡吧又再一次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还惊的张玲合不拢嘴吧。

  「喔——啊——啊——喔喔——嘶——哦——嘶——」黄小军正在洗衣间里用张玲的内裤包在自己的大鸡吧快速的套弄,硕大的龟头像一颗愤怒凶兽的巨头从内裤里咆哮而出。

  张玲的理智告诉她,要马上走,一定要转身离开。但是她的身体不听使唤,双腿无法移动,眼睛也只能死死的盯着那根大鸡吧看。大张的嘴巴好像是要去一口含住那根让她意乱情迷的大鸡吧。

  痴迷的眼神让张玲看不见自己的那条内裤,黄小军的大鸡吧在她的内裤上摩擦,这让张玲觉得大鸡吧好像是在自己的阴道里摩擦,淫水不受控制的分泌出来。

  甚至在黄小军射精但内裤里的一瞬间,张玲的身子都跟着抖动,好像是射进了她的阴道里。

  「呼——呼——好舒服——啊——呼——」黄小军的声音惊醒了痴迷状态中的张玲。

  「小军,你在里面吗?」张玲看见黄小军将她那条装着精液的内裤丢进了洗衣机里,按下了开始键,自来水哗哗的流了出来。张玲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心急的喊出声来。

  「啊?哦,在里面。」黄小军听见张玲的声音,表情慌张的打开门。

  「嫂子,你怎么出来了。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啊。我怕洗衣机的声音吵到你了,就关了门。」黄小军还没等张玲发问,就先说出了缘由。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这让张玲觉得黄小军笨的可爱。

  「哦,没事。我……咳咳……我有些咳嗽。你……咳咳,你去帮我到药店买盒咳嗽药吧。」张玲嘴巴一张,假话自然而然的出来了。

  「哦,好的。嫂子,你快回去躺着。我现在就去买。」黄小军一听这话,连忙小跑着出门去买药。张玲见黄小军这么听话,内心有些感动。

  不过那份感动马上就变成了内心的欲火。张玲一见黄小军出门,连忙进入洗衣间,关掉洗衣机。然后急急忙忙的将那条内裤掏了出来。

  「嘶……」虽然内裤还是被水打湿了一些,但还是不妨碍张玲对着内裤猛的一吸。

  吸了一会后,张玲摊开内裤,然后双手捧着刘往脸上抹去。

  这次是自己的内裤,但张玲依旧是着迷的,情不自禁的紧紧的贴在自己脸上摩擦。

  满脸的精液让张玲的欲火烧的她快要受不了。舌头一边勾舔着嘴巴周围的精液,一边大开双腿,上身压在洗衣机上,一只手伸进小穴里搅动。

  正当张玲一心一意的自慰的时候,梦境却渐渐苍白直至消失。

  醒来的张玲一阵失落。她有种马上就去按照梦境里的情节甚至添加一些让她快乐的情节去做。

  不过她还是克制下来了。理智告诉她自己。她如果这么做,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就没了。可是,她真的觉得是幸福的吗?

  「遭了,是老公回来了。」正艰难的做着决定的时候,张玲听到了打锁的声音。猜到是出去许久的老公回来了。

  「老……咦?老婆,在家吗?」王德进入卧室,去发现张玲不在。

  「在家,老公,怎么才回来。我有点咳嗽,我让小军帮我买药去了。」张玲急急忙忙的在洗衣间里清理了脸上的精液,然后深呼了一口气出来对王德说到。

  故意撒谎说自己病了来转移注意力,她心里有鬼,心虚。

  「啊?那等下带你去医院吧。来,先吃点东西,饿了坏了吧。快来吃,我去了一家比较远的,他家的味道好。」王德连忙将食物放在餐桌上,然后细心的扶着张玲入座。

  黄小军在张玲和王德吃了一会后才回到家「嫂子,药买回来了。我不知道那种好,就买了几种。你看下。」「小军,先把药放下吧。来,先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嫂子去医院看看算了。

  还是不能瞎吃药。」王德接过话来。

  「哦,好的。」黄小军当然知道张玲是撒谎。不过,这也让他有了新的想法。

  张玲吃完饭,刚躺下困意就来了。这种莫名其妙而来的困意让她心慌又心喜。

  她知道春梦要来了,但是王德也在家,她会不会说梦话?会不会被发现?可是,张玲就算担心,但抗拒不了,还是沉沉的睡去了。

  「老……老公……我不舒服,去医院吧。我好难受啊。」半夜的时候,张玲突然叫起了旁边的王德。

  「啊?怎么了,老婆。」王德揉着睡眼问到。

  「我……我不舒服,还是去……去医院吧。」张玲重复到,故意说的有气无力的样子。

  「好好,我,我抱你下去吧。」王德没注意到,张玲一直说自己不舒服,除了咳嗽,却并没有说是哪里不舒服,而且,她也没有怎么咳嗽了。

  「不……不用。你……你把小军喊起来一起去。」「小军?喊他做什么?」「等下我要让他跟我坐后排,好让他拿个大靠枕顶住我的一边,我想斜靠舒服点。还有,就是去了医院你要挂急诊,还要拿药什么跑前跑后,我总需要个人来照顾我吧。」张玲说这话心里很虚,所以想用严肃的语气掩盖心虚的自己。

  「哦,对,对。老婆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喊他起来。」王德也没多想,觉得说的也很对。而且听出来张玲的语气不对,连忙说着她的要求说。

  就这样一行三人坐在轿车里。王德开车,而张玲和黄小军做后排。

  张玲坐在王德背后的位置,而黄小军则拿着一个半人高的靠枕顶在张玲的右侧,张玲舒服的靠在靠枕上。

  「去xx医院。」张玲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对王德说。

  「啊?xx医院?太远了吧。就算这大半夜的没人,开车也要1个小时啊。」王德吃惊的说到。

  「那家医院好。」张玲简单粗暴的理由让王德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你睡会吧,我开稳点。」王德最后想想,那家医院虽然远,但也的确比较好。

  不过还没等张玲睡着,旁边的黄小军倒先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不过在空间不大的车内,还是都听到了。

  「这小子,有那么困吗?」王德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张玲,却不是无奈的感觉,而是突然想起了第一次梦里和真实里看到的那根粗壮的大鸡吧。

  张玲偷偷的瞟了一眼后视镜里的王德,见其视线几种在外面,心里有了一种紧张又兴奋的感觉。

  张玲又轻轻的动了一下身体,还偷偷的推了一下黄小军。发现没有反应。

  被欲火冲昏头的张玲忍不住的用右手偷偷穿过靠枕,然后轻轻的在黄小军的裤裆处摸了一下,然后触电似的缩了回来。

  还好有靠枕的遮挡,不然这么大的动作肯定会引起王德的注意。

  不过那触摸的一下,也让张玲很是兴奋。真的很大,还是疲软的状态。

  又眯着眼静静地观察了一下,风平浪静的时候又再一次穿过靠枕触摸到大鸡吧。

  这一次,张玲的纤细玉手来回的抚摸黄小军的大鸡吧,越抚摸越让张玲兴奋,刺激。甚至还大胆的隔着裤子将大鸡吧抓在手中。

  张玲抓着大鸡吧,有种想要套弄的冲动。不过这倒是不敢。

  轻轻的抓在手中,隔着宽松的运动裤都能感受到大鸡吧散发的温度。

  如果不是害怕抓的太久会让黄小军惊醒,张玲是真的舍不得。

  不过这样来回几次,张玲的胆子和欲望都越来越大。

  在途径一家24小时便利店时,还用口渴喝水的借口支开王德。

  张玲支开王德,利用那紧迫的时间轻手轻脚的一手拉开裤子,一手探入里面。

  轻轻的,颤抖的抚摸着,抓握着热热的大鸡吧。

  「好大好粗好热啊。这要是勃起,那是多舒服的东西啊。」张玲面色潮红的想着。

  等到王德买水回来,张玲才依依不舍的缩回手。然后等到王德继续开车,张玲又只能偷偷的隔着裤子去感受黄小军雄伟的大肉棒。

  这一路,张玲都是在紧张,刺激,担心,兴奋中度过。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xx医院。

  医院都是那一套,不管什么医院。各种检查后。没病也开了点药。不同的是,张玲偷偷的用长久失眠为借口,找医生开了点安眠药。

  等到张玲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

  她醒来后,又在抵抗犹豫……

  手指因为紧紧握拳而苍白,侧身回望了一眼老公王德,见他正熟睡中,也不忍心打扰。

  她感觉口渴,于是去厨房倒水喝。还没走到厨房,就发现洗衣间门关着,却没有关严,里面的灯是亮的。

  张玲心里一惊,难道家里进贼了?可是又一想,不对啊,那是洗衣间,能有什么偷的,还打开灯?这屋里就三个人,那就只能是……张玲想到一个人,心里便开始扑通扑通的跳。

  张玲蹑手蹑脚的来到门边,透过门缝,看见黄小军正在里面自慰。

  红彤彤的,充满血液的大鸡吧正在黄小军的手里奋力咆哮。

  张玲又看的痴痴的,呼吸急促。很渴望那根大鸡吧是握在自己手里。

  张玲一只蹲在门外偷看,直到黄小军用自己的内裤接住那浓浓的,黏黏的精液。

  张玲见黄小军射完精,赶紧偷偷的回到房间里。黄小军随后打开洗衣间的门,淫笑的走向自己的房间。路过张玲的卧室的时候,还故意将脚步声踩得很重。

  那几声重重的脚步声好像是踩在张玲的心脏上,让她心跳的更快。张玲感觉自己像一个小偷,只不过偷的不是钱财,而是黄小军的精液。

  张玲等脚步声消失后,偷偷打开一点门缝,等了一会,确定黄小军已经回到自己房间睡觉了,才敢再次偷偷摸摸的来到洗衣间,在滚筒洗衣机里拿出那条内裤。

  「嘶……啊……」张玲又将内裤放在脸上猛的一吸。感受淫荡的气息充斥脑中。

  「受不了,好想吃干净。」张玲看着精液,时间不久,还有温度。舌尖缓慢的舔了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热的不得了。

  张玲的理智管不住饥渴的内心和淫荡的肉体。当舌头舔完内裤上的精液后,张玲依旧没有得到满足。骚动的心控制着张玲去喊醒了熟睡中的王德,按照梦中的剧情进行起来。

  黄小军在梦境中加入了王德这个不可控制的角色,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万一王德的言行举止都不按照黄小军的梦境剧情来,那这个梦境计划就破灭了。

  不过,黄小军对表哥王德的了解,还是很有把握的。虽然还是有些细微的不同,但总体的方向还是对的。张玲还是顺利的拿到了安眠药。

  第二天的中午,张玲才慢悠悠的醒来。昨夜的折腾让她精疲力尽。

  「嫂子,醒了吗?」卧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后黄小军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啊,刚刚醒了。怎么了,有事吗?」张玲不是很想起来。

  「哦,没事。我弄了些中饭,想问问你吃不吃。」「哦,不用了。我不饿。你吃吧,我还想躺会。」「哦,好的。我给你留点,想吃的话我就给你热热。」「嗯!」其实张玲不饿是真的,但不吃的真正原因是不想跟黄小军两人一起吃饭。她心里是虚的。昨晚的激情让她觉得尴尬。哪怕她认为黄小军是睡着了,不知道。

  但依旧觉得尴尬。

  张玲察觉不到内心的变化和对性爱的依赖。而黄小军也没有察觉内心的变化。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变化,越来越阴暗,越来越心理扭曲。特别是每一次念咒语,这种变化就会加深一分。

  张玲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倦意。眼神空洞的发着呆,脑中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事。或许是太闲了吧。还是要尽快弄个小超市,这样不仅可以减轻老公身上的经济担子,还可以让自己不会东想西想。

  如果超市做得好,或许还可以让减轻经济压力的老公能够重振雄风。

  张玲想着美好的将来,想着想着眼睛就开始打架,然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小军,今晚我来做饭。你去帮我买点菜回来。」梦境里的张玲看着手里的安眠药,想了一会后,紧紧握住药片。然后出了卧室,敲响了黄小军的房门。

  「哦,好的。不过嫂子的病好些了吧?」黄小军关心的问到。

  「没事了,也多谢你了,那么晚还要陪我……陪我和你哥一起去医院。」张玲本是顺口说陪她的,忽然觉得这样说有些暧昧,马上又改口加上了老公王德。

  「嫂子,不用那么客气。自家人!」黄小军抓了抓头,不好意思的说到。

  这时的梦境一转,画面变成了黄小军正喝着一小碗汤。而张玲她自己则坐在旁边,用期待的眼神偷偷看着他。

  「小军,饭前汤是养胃的,多喝点。」张玲的心里很紧张,她趁王德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先给黄小军盛了一碗汤,然后加了双份的安眠药在里面。

  医生说不能多吃,最多一次两片,保证睡的雷都打不动。

  喝了那碗放有安眠药的汤后,没过几分钟瞌睡就来了。

  「小军,一定是累了。要不你先睡会,等下你哥回来了,我在喊你出来吃饭。」张玲见黄小军越来越困,连忙一边扶着去房间,一边劝说着。

  黄小军毫无抵抗力的被张玲半搀扶半拉扯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瘦弱矮小的黄小军此刻在呼吸急促,面色紧张的张玲眼中,变得高大伟岸,特别是那根跟身材极不协调的大肉棒。

  张玲双手颤抖的脱下黄小军的裤子,曾有过数面之缘的大鸡吧终于毫无阻碍的在自己面前了。

  阴道在分泌淫水,心跳在加速跳动。媚眼如丝,面色娇羞的张玲感觉幸福近在咫尺,近的很不真实,有种虚幻的美好。

  张玲顾不了那种感觉,将长发挽到一侧,然后双手扶起那根还未受到刺激都比一般人粗壮的大鸡吧。

  柔嫩有力的舌头缓缓伸出,慢慢的将大鸡吧缠绕,渐渐用嘴巴吞噬。

  可是刚把大鸡吧含进嘴巴里时,梦,却醒了……张玲醒来回想后,有种发狂的感觉。这种欲火焚身却偏偏得不到的感觉让人发疯。

  张玲这一次醒来后的理智,没有半点作用。没能阻止她敲响黄小军房门的手。

  「小军,今天晚上我做菜,谢谢你昨晚陪我去医院。你去帮我买点菜吧,我做个拿手排骨汤给你喝。」张玲面露春色的对着黄小军说到,说到陪她的时候,没有任何尴尬和犹豫,也没有拉出王德来。

  「哦,表哥今天能按时回家吗?」黄小军问着他想问的。

  「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今天没事,能够按时回家。你快去帮我把菜买回来,免得你哥回来了还没有做好菜。」张玲撒谎了。她的确是给王德打过电话,但王德今天还真不能按时回家,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陪,回来的还很晚。这样的结果让张玲心思更活了起来,春心荡漾的不可收拾。

  直到喝汤前,大部分的剧情都是按照梦境里的剧情前行。只是在喝汤的前,黄小军假装不小心将汤匙掉在地上摔断了。然后趁张玲进厨房拿汤匙的时候,将事先在外面买的排骨汤装进一个密封塑料袋里,然后将碗里的倒进另一个事先装有海绵的密封袋里。

  海绵吸干汤,袋子就可以藏进衣服里。然后将外面买的排骨汤倒进碗里。

  说着好像很花时间,做起来却是很快。

  当张玲拿来洗了一下的汤匙时,黄小军正用手拿着排骨啃。

  「小军,你多大了,还像个孩子样的用手抓?」张玲笑着说到。

  「呵呵,嫂子做的排骨汤太好吃了。忍不住啊。」黄小军撒谎到。

  「来,喝汤,营养都在汤里。」张玲内心紧张的劝说黄小军喝汤。

  「嗯嗯。嫂子,表哥说的小超市,什么时候能搞起来啊。我不想每天白吃白喝啊。」黄小军故意扯别的事情,就是不喝汤,只吃排骨。

  「小超市啊,我也在催你哥,只是你也看到了,你哥每天那么忙。哎,你也不要有什么白没有什么吃白喝想法,这里就是你的家。别想那么多,喝汤,快喝汤,冷了就不好喝了。」张玲耐着性子应付着,还不忘催促黄小军喝汤。不过与其说是耐着性子,不如说是压着欲火更贴切。

  「哦,好的。我知道了。」黄小军琢磨着以后可以多一个战场了。

  张玲看着黄小军一点一点的把汤喝完,心里那个急迫啊。可是黄小军没说发困,她也不好现在就推他进房间睡觉。

  足足过了十分钟,黄小军才说想睡觉。张玲听到这话,感觉激动的不行,连忙扶着黄小军回房。

  黄小军心里冷笑「臭婊子,背着老公想别人的大鸡吧,还想的这么着急。」「你躺下先休息下吧。你哥回来我再喊你起来吃饭。」张玲迫不及待的让黄小军躺下,盖好薄毯。

  黄小军假装安眠药发挥作用,睡得死沉死沉,还假装轻微的鼾声响起。

  张玲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才推了推酣睡中的黄小军,又大声好了几声,见黄小军怎样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便安下心来。

  张玲坐在床边,看着黄小军的脸。平淡无奇,直到将目光移动到裆部,张玲的目光才发出火热的视线。

  轻轻的将黄小军的裤子褪到膝盖,低头闻了闻包裹大鸡吧的内裤。男性特为的气味让张玲更加的燃烧欲火。

  紧张刺激的褪下内裤,粗壮厚肥的大鸡吧就赤裸裸的呈现在张玲的面前。

  张玲兴奋的咽了下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鸡吧看。然后双手颤抖的去触摸大鸡吧,热热的,硬硬的,强壮的,跟昨晚在车上偷偷的抚摸的感觉一样,甚至还要好。

  张玲再也压制不住欲火,伸出舌头快速的缠绕在大鸡吧上,嘴巴跟随着往下含住大鸡吧。轻轻的,温柔的咕叽咕叽口交起来。

  黄小军的大鸡吧被张玲柔嫩有力的舌头和湿热柔滑的口腔弄的粗大的一圈。

  张玲能够感受大鸡吧在嘴巴里逐渐膨胀的起来。

  张玲满心欢喜的吸允着从未粗壮的大鸡吧,热血沸腾,活力四射,刚硬如贴的大鸡吧。

  张玲的眼神越来越沉醉,越来痴迷。身体也从侧趴着慢慢变成跪骑在黄小军的腿上。

  张玲阴道里分泌出来的大量淫水浸透内裤,等到张玲察觉过来,起身低看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将裤子打湿一片。

  张玲的媚笑了一下,便将内裤褪到膝盖。淫水没有内裤的阻拦,直奔大鸡吧而去。张玲双手扶住大鸡吧朝上,然后急切的摸索对着自己的小穴就坐了下去。

  「啊……哦——嘶——嘶——啊——」在张玲这个年纪还能吞进这么粗大的大鸡吧,让她兴奋的不行。从未舒爽的感觉让暂时忘了一切。

  缓缓的起来坐下,进来出去。每一次抽插都让张玲的身体颤抖。而压在身下的黄小军,却不光只是兴奋,刺激,还有痛苦。痛苦的是不能全身心的投入这场乱伦的偷情。要不停地压制自己的兴奋,不让自己舒爽的喊出声来。

  黄小军也没有想到张玲这次这么奔放,不光吸允了半天,还这么主动的骑在自己身上交合。

  除了这一点是黄小军意料之外的还有一点让两人都很意外的就是表哥王德竟然提早回来了,比正常下班时间还要早一点。

  「老婆,我回来了。」当张玲沉浸在性福中时,被这个声音的主人吓了一跳,脸色瞬间苍白。

  手忙脚乱的一番整理后,张玲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走出黄小军的房间。

  「老公,怎么今天提前回了?不是说要陪重要的客户吗?」张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发出疑问转移注意力。

  「哦,那客户临时有事走了,又没什么事就提前下班了。」王德果然上当。

  「小军好像病了,头晕,我让他喝了点汤就让他先睡下了。饿了吧,我去给你盛碗汤先喝喝。」张玲知道王德是问不出口自己为什么从小军的房间里出来,于是就以进为退,先告诉原因。

  果然,王德好奇的神情消失,换上了关心的表情。

  黄小军听到表哥表嫂的对话,心里发笑。

  王德坐在餐桌前喝着张玲盛的汤,耳朵听着张玲说的话「老公,小超市什么时候能开始啊?在家闲的无聊啊。」张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只是觉得黄小军问过这个问题后,她心里一直就有这个事。见到王德就忍不住的问出口了。

  「嗯,我尽快吧。有小军帮你,我也放心些。」王德想了想回答到。

  似乎这个话题说完了,两人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一直到王德吃完饭,张玲才开口说话「老公老公,去洗澡吧。洗洗乏」张玲其实平时是不会催促王德洗澡,因为王德本身是很爱干净的。而且他没有吃完饭就洗澡的习惯。

  「现在就洗澡?晚点吧,我们一起看会电视吧。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坐下来看电视了。」王德脸上浮现回忆的神情。

  「看电视……你……你先洗完澡再看吧。」张玲虽然声音依旧温柔,但谁都能听出话中的催促和硬硬的语气。

  「怎么了,干嘛非要现在洗澡?」王德觉得很奇怪。

  「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一起那个了……」张玲被王德问得一愣,不过很快就机智的想了一个理由。

  「啊?这么早?算了吧,今天虽然早下班,但还是很累啊。我想跟你一起看会电视就睡的,养足精神,明天还要陪客户呢。」王德心里其实还是很想的,但是一想到一直都是以失败结束,他心里就没底,害怕。

  「那算了吧,我去睡觉了。」张玲冷冷的说了句,就转身要走。

  「老婆……老……哎……老婆,我去洗澡好了。」王德无奈的答应。

  张玲见王德摇着头走向浴室,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和愧疚。但很快就被欲火给烧的灰飞烟灭。

  两人背道而驰,一人去了浴室,一人却走向了黄小军的房间。

  当淋雨被王德打开的时候,张玲也重新扶着黄小军的大鸡吧开始吸允。

  软下去的大鸡吧又重新硬邦邦起来。张玲急迫的重新骑在了黄小军的腹部,将大鸡吧插入早已饥渴难耐的骚逼里。

  「唔……唔唔……嗯……唔……嗯嗯……唔……」张玲一手撑在黄小军的胸前,一手捂住嘴巴。

  洁白的大腿紧紧的夹在黄小军的大腿两侧,吊带睡衣的蕾丝下摆边则刚刚遮盖到弯起的膝盖位置。

  只是能遮住两人交合的性器官,却挡不住张玲顺着黄小军大腿流出来的淫水,打湿了床单。

  张玲无暇顾及这些细节,洗澡的王德随时会喊她,她的饥渴随时会被打断。

  所以她要抓紧时间。

  「嗯……嗯……唔……嗯……唔唔……」快速的上下扭动是件很费体力的事件。但气喘吁吁的张玲依旧死死的捂住嘴巴,不让已经克制压制到最低的呻吟声传到王德的耳中。

  但还没等张玲高潮来到王德的声音先传到张玲的耳中。

  「老婆,我洗完了,人呢?」张玲听到王德的声音,吓得从偷情的刺激中惊醒过来。连忙整理了一下衣物,头发,然后开门回了一句「你不会小声点吗?小军还在睡觉。我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你先进卧室,我也洗个澡就来。」「哦,小军没事吧。要不要带他去医院看看?我去瞧瞧吧。」王德的话吓得张玲一跳。

  「哎,别去了。他睡着了。你别把他弄醒了,万一弄醒了,我们该怎么……怎么那个?.你先去卧室,好好热热身。热身很重要的。快点。」王德看着有些变化的张玲,感到很纳闷。不过还是按照张玲说的去做了。

  张玲看着王德进入卧室里,但张玲还是担心。她急忙进入浴室,匆匆忙忙将阴道洗了洗就赶紧回到卧室里。

  「这么快?」王德诧异的问到。平时洗澡,张玲都是起码半个小时以上的。

  这才几分钟而已。

  「怎么了?我想你了,不行吗?」张玲一边换一件吊带睡衣,一边对着王德撒娇。

  「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么肉麻的话……」王德虽然诧异张玲的变化,但还是很开心。

  「哼,你的意思是说我很老吗?」张玲大眼一瞪。

  「不……不不……不是。我是说我老了,你还青春活力呢。」王德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

  「胡说,那里老了……」张玲一把扑到王德身上,话还没说完,就主动的吻住了王德的嘴巴。

  也许这次运气好,或者是真的是放松下来。王德这一次勃起了。而且插入的时间也比之前长一点。这让他很兴奋,很开心,虽然还是很快射了出来。

  但他脸上露出的喜悦都说明了他的内心。不过,张玲却根本没有笑容。虽然口头上也安慰了他。只是开心中的王德没有察觉到张玲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失望和饥渴。

  两人先后都清洗了一下。张玲无奈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但脑中却想的是另一个房间里的人。

  而王德却看起了书……

  张玲饥渴又无奈的熬了快4个小时才等到王德睡觉,而黄小军更是无聊的睡着了。

  「遭了,我忘了问医生这安眠药的药效有多久了。」站在黄小军房间门口的张玲,刚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来。

  「万一他醒来了怎么办?我流的淫水还在床上,会不会被发现?不管了,就算药效没了也应该睡着了。」张玲咬了咬牙,大着胆子推门而入。

  「呼……还好,没醒。」张玲进来后,发现黄小军没有醒来,但还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有药效的作用。

  「小军,小军,醒醒,小军,快醒醒!」张玲在小军的耳边叫了几声,又退了几下,发现还是没有动静。这让张玲心里一喜。

  可刚准备骑在去继续未完成的乱伦,黄小军突然翻了个身,嘴巴里咕噜了一句「谁啊?有事明天说,我好困啊。」这一下就把张玲给吓住了,吓得半天没敢动!

  张玲又等了下,见黄小军没有醒来的迹象,心里总算是放心了。

  「看来药效快过了。怎么办……」张玲知道药效过了,在做那些事,一定会惊醒黄小军的。可是不做,她又痒的不得了。

  「哎,真是……哎……」张玲抚摸着黄小军高高鼓起的裆部想了半天,却没有想到半点办法。

  安眠药肯定不能继续喂服,吃多了会出人命的。继续做下去,弄醒的几率很大,那样会……张玲无奈的叹着气,心里第一次有了怨恨的情绪,对老公王德。

  这种怨恨的情绪在那么久,那么多次的性生活失败后都没有滋生。可是这次却因为没能跟老公的表弟做着乱伦的事情而怨恨。张玲的内心被催眠术催眠了。

  张玲最终还是只能回去睡觉。辗转反侧中,张玲迷迷糊糊的又开始做春梦了。

  梦境中张玲穿着一双深咖色的连体开档裤袜,黑色的高跟鞋,紫色的吊带睡衣跟黄小军说自己整晚睡不着,失眠了,找医生看开点强力的安眠药。喝了后就算地震也不回醒来。药效有好几个小时,让黄小军照顾她。

  春梦就在这里醒了。张玲觉得莫名其妙,没头没尾的梦,真是奇怪。

  「为什么我要对黄小军说我要吃安眠药呢?还有,我没有深咖色的连体开档裤袜啊……难道我还要去情侣店买吗?」张玲默默的思考着。

  「难道……」张玲突然想起来黄小军拿自己的内裤自慰。也许是老天爷告诉她,她这样做,会被黄小军揩油。

  不过,这不正是张玲心里所期待的吗?

  张玲这晚真的失眠了。她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心里紧张,刺激,兴奋。

  而黄小军则施咒完了后就开心的睡觉了。

  【完】